《遗忘的机器》我们是如何看见和记住这个世界的?

好书推荐书目:《遗忘的机器》

作者:罗德里戈·奎安·基罗加

《遗忘的机器》我们是如何看见和记住这个世界的?

一个先天失明的人长大后如果通过手术重见光明,他看到的世界和正常人一样吗?一样也不一样,他的视觉细胞和视感细胞能够像你一样对光线做出反应,把信息传递给视网膜神经,但是他却无法处理这些信息比如一张脸在你的眼里是一个人情绪的窗口,你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但是在他的眼里只是一团挤在一起的肉球,没有办法分辨表情,就像你看一个昆虫的面部特征一样,同时他也无法仅凭眼睛就可以分辨原形和方形,是不是很夸张?

方形有角,圆形没有角,就算他之前没有看过也摸过,但是你要知道视觉从他一出生就是不存在的,我们的记忆是用画面搭建的,它的并不是所以说到方形,你的脑海里面马上会出现一个方形,方形的形状和触感都是你从你的记忆里面调用出来的,我们称之为经验,而他的脑海里并不存在图像这一部分,所以他现在见到的是他有生以来见到的第一个方形和圆形,所以当然无法辨别同样的他也无法推断出视野的深度和透视,也无法通过阴影和近大远小来构建出三维空间的感受。

当然了这些问题在练习和适应之后都会慢慢的一点一点改善。但是这些案例却透露出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并不只是在用眼睛看,而是用我们的大脑在看,罗德里戈的《遗忘的机器》本来是一本讲记忆和遗忘的脑科学方面的书,却用了两章的内容来讲视觉,就是因为我们的视觉和我们的记忆关系密切。

比如有一种脑部损伤叫联想失认证,患者可以看到物体却无法识别,比如一把雨伞,你可以看到,他也可以看到,他甚至可以把它画出来,你问他知道雨伞是什么吗?他会说我知道,但是如果你指着这个物体或者指着他的画说这是什么,他会说不知道,他可以感知,却无法认知,他眼睛中所看到的画面都是正常的和我们一样,但是这些画面却无法触发他的记忆,这条连接断掉了,所以他即使有一套完整的视觉系统所看到的仍然是一个充满毫无意义行的世界。

我们的大脑在处理视觉信息和记忆使用的策略也非常一致,那就是选取重要的信息提取意义,抛弃多余的不必要的细节,我们一直以为我们能看到一整个世界,我们看到我们的视野里面的所有东西,但实际上你真正能看清的只有一个指甲盖这么大,比如现在如果你专注于我的表情,看不清字幕如果你看清了字幕你就不知道我现在正在眨眼睛,所以大脑的策略就是用快速眼跳来扫视,然后锁定重点,而不是像相机一样1:1的把画面复制下来。

也正是因为大脑总是想提取图像中的意义,所以我们才有了视错觉,比如这个卡尼莎三角形,即使我们知道这个3角形并不存在,却不可避免的感知到了它的边缘,这就是我们大脑的处理,它在试图提取这个图像中的含义,结合一开始先天失明者和联想失认证的例子,你就会发现视觉的正常运转离不开三点,成像、记忆以及把它们连接在一起的大脑,保护好你的双眼,这是所有信息端口里面输入量最大的一个端口,千万不要损坏,而更多的关于记忆和遗忘的机制,请翻开这本遗忘的机器,不会让你失望的。

本文由 好书推荐 整理编辑自网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阿橙读书 https://shuoshu365.com/11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